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视野 >

一双老布鞋,穿出别样人生

2019-11-18 20:43编辑:admin人气:


很多年没有穿家做的布鞋了,看着一些穿布鞋的人来来去去,温暖就在心底漾起来。那些年秋收之后,外婆就拿出她的压箱底货,一包袱一包袱“铺扯”,都是为了做鞋子积攒的棉布,我们这里乡音叫"铺扯"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字,还是″布扯″。既把破旧不用的棉布,什么被罩,褥单,秋衣裤,还有破旧的棉衣里子,破旧衣服,孝布等等攒起来,大的,小的,花的,黑的各色都有,被外婆整齐的放在一个个包袱里当“铺扯”。

准备好了铺扯,就找一个大木板往炕上一放,再抓一把面放在勺子里和好做浆子,把扑扯一块块的放上,一层,两层。细致地抹上浆子。然后把大木板往外面一晒,直到晒干,揭下来,上面总飘着一层层面糊的味道,摸起来硬硬的,成为”夹子”。夹子做成了,就沿着鞋样子剪下来,一层一层的夹子粘起来,包边、粘合、圈底,接下来就是纳底,这是最费时费力的程序,也是一门技术。

纳鞋底了,常常在一盏昏暗的光线下,外婆拿着一根粗长的针,在鞋底上穿梭飞跃。外婆盘着腿坐在炕上,半倚着墙壁,偶尔会用针在头发上轻轻地略过,我常常纳闷,便问原因。外婆说:“这样针就快了。纳鞋的时候好用呀!”

外婆有一个放鞋子的柜子,我常常翻看。数一数有多少。几十双是常见的。一色的灰黑,齐刷刷的摆在那里,外婆便长嘘一口气。抽一纸烟,看着满眼的满足。过年的时候,外婆都要为我提前备好一双黑棉鞋,条绒面的,用鞋楦打过,棉鞋摸起来厚厚的,两排白色的扣眼。再系上鞋带,觉得特别漂亮。

于是盼着过年。一晃几十年过去了,外婆犹如一棵老树,高高的的身躯矮了许多。老了,背驼了,走路已经蹒跚,长年的哮喘走路呼哧呼哧的费力。早已不做鞋子。前几年妈妈说:“你外婆已经把装老的鞋子做好了,还在上面绣了花呢。一辈子爱好的人呐。”

我无语,或许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只有自己做的鞋子才是最舒适的。 我的舅妈更是做鞋子的高手,常常记得她有各种丝线,放在一个苹果样的陶瓷盒子里,像宝贝似得。她是最擅长做小孩鞋子的。一块布,用她的丝线,在上面加了眼睛,鼻子,嘴巴,好像一个笨笨的猪猪,或者凶猛的老虎,竟也栩栩如生,做完了摆在那儿,好不精巧。

那些年冬天的夜晚,妇女们常常围坐在烧热的大炕上,一边纳着鞋底,一边拉着家常话,偶尔爆发出一阵阵笑声。在她们的眼里,不会做鞋子便是笨。是拙。

是啊,那些年,谁家的鞋柜子里不是满满的呢。这些人中,有位勤利的二婶,除了夜晚纳鞋底,白天的空当,出来进去的拿着一个鞋底,长针嗤嗤的响着,没过多久鞋底就纳好了。 纳鞋底需要技术,也需要手劲。长大后我也曾试过。拿起那根神秘的针,向鞋底冲刺,结果如遇巨石,小小的针也成了不听话的家什,一会,手心里有汗了,抹在鞋子上,没过一会鞋底上竟有了黑色的污痕,看着心腻,便不再做。

曾深深地佩服过一位同学的妹妹。因母亲离开人世便早早的离开了学校,那鞋底纳的很是漂亮。一排排的小疙瘩,成一个个规则的图案,有菱形块的,有圆形的,并且不是一色的白线,有深蓝的,有鸭蛋青的,很是精致。我们开玩笑的说出嫁后定时贤妻良母,后来果真如我们所言。

后来,我这拙女子也成家立业,他是喜欢穿布鞋的人,说是布鞋养脚。一年总有一半的时间穿着布鞋来去,每年,婆婆总要为其做上一双,美滋滋的穿着。极其舒服。我因为不会做,去商厦时,常常光顾北京的老布鞋,看着合适,就买下。北京的老布鞋,也是耐穿,舒适的。

那一次北京旅游,一位五十多岁的同事,我叫他姑父。在人群中颇为显眼。因为穿了一双家做的布鞋。干净的鞋底边上面擦了白粉子呢。不管是平地,还是上山,爬坡。姑父总是走在前面,脚步那样轻松,利落。大家赞他,他也颇为自豪地说:“穿上皮鞋,就像吃了牙碜的饭一样及其不舒服。这一辈子,只穿舒服的布鞋呀。”说的众人哈哈大笑,旁边的姑姑满面桃花。一双布鞋,别样人生。

(来源:布鞋网采编)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本网站是个人关于布鞋文化的心得体会日记的个人网站,文章为个人收集素材编写,如有侵删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阿迪和耐克成全球二手球鞋市场新秀[报道]

阿迪和耐克成全球二手球鞋市场新秀[报道]